竹由

你真是一个令人欢喜的人



绑画@高级灰(陵川)
双生@东燎(貌似没有lof…)
倒影@猎装天使溪执👑(溪执)
剪影@谢此故园三池春(江湮雨)



女神priest



杂食,性贪,惰怠,慎关

《应如是》[庄白庄]

#两淮联稿•竹由

宿雨方休,苍山滚霭,林间湿气且重,叶尖垂露沾湿人衣,鞋履踏去草屑与泥,来人不恼,反陶然自怡。
忽闻弦声泠泠,兼有山泉潺潺,教人探容一听,恍若天音,实无法诉其妙韵一二,大抵珠玉差可拟。
寻声去,见一小亭临水,四角高翘翼然于泉,倒不似他处朱漆阑干,大抵是年代久远,只剩些木石本色,楣子雕花,倒也别致。
见一人独坐亭中,横琴于膝,来人停步亭前,观他茶衣散发,一曲虽毕,仍有十分余音,闭目醉心,竟似是不查有客来访。
来人久立,不相打搅,林间鸟雀偶啁一两声,水流叶落,待隔山一声灵鹿呦鸣,抚琴人方揽琴起身,无声作请,客便入亭。
客喜这亭幽静雅致,便赞道:“‘花间隐榭,水际安亭’,此亭临水,先生雅兴。”
先生却淡色言道:“某并无这等子雅趣,漏屋破亭,尚能避雨而已。”
客恼色弗有,只当是玩笑,觑见一旁早已备下茶具,便自行取两蒲团来,与人对坐,静赏人净手焙火,细煮慢煎,待得新茗初沸,茶色愈浓,茶气渐郁,客复又赞道:“好茶。”
先生提壶,注茶入盏,陶小杯盏,泥小炉,橘红苗火,且试新茶,他垂眼:“好茶如何?”
客展颜以对:“当手谈。”
“手谈如何?”
“手执黑白,且分胜负来。”
先生嗤道:“那便不与你,悦己事何来胜负。”
“先生说的是。”客以为先生借口推却,欲趁兴追问去,“可黑白玲珑子,若无胜负,谈何悦己?”
先生不予一语,拢盏引盖,伸手搁客身前,杯盏声响,茶溢些许:“俗人。”
客见尬意三分,再问便显涎赖,只得启盏呷茗,却见先生拨弦,徽声铮然:“琴如何?”
客虽不明先生欲何为,只答说:“好琴。”
先生复又指泉:“水如何?”
“清冽非常。”
复又直指径长的远山,云间雪尖一点,耀银烁金:“山如何?”
“远岫卧雪,美景。”
先生觑人一眼,丝毫不客气,一手拢盖稍合,一手指人中庭,道:“人如何?”
客便莞尔:“一俗人尔。”
先生道:“世中人,偏来世外偷闲。”
“世中如何。”客展颜道,“功名不在我。”
“世外如何?须得骑行白鹿访名山。”
当如何?
——当浮三大白!
先生应声接道:“有酒。”
客大笑一声:“好!”
便是是非春秋皆颠倒,长风吹彻银河洲,来梦一场。

评论(9)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