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由

你真是一个令人欢喜的人



绑画@高级灰(陵川)
双生@东燎(貌似没有lof…)
倒影@猎装天使溪执👑(溪执)
剪影@谢此故园三池春(江湮雨)



女神priest



杂食,性贪,惰怠,慎关

回顾了下以前我以前的旧文里,常写的庄白二人。
仔细想来,我文中的庄虽有灵句,但以我之笔力写出却显拙笨,偏安一隅者有,逍遥之意无,委实太过平和,失了辛讽倒不像是那位先生了。
白者或有傲骨,狂气不足,意气风发者有,眼界却窄了,诗酒剑为之江湖,我偏爱江湖却失了逍遥,偏爱桃源失了青云志,到底不能写出一个完整的来,仙侠儒三者并之为心,这样的白呀,我写不出来。
我以私设之由,试图将我的笔力不足风骨有差粉饰,到底还是瞒不过自己,不安很久,还是决定再重揣热枕,提笔上阵且再来。
好生反省,我大抵还是爱的,以前爱得紧,在心底里将两人捂得严严实实的,稍一不合我意便打上不妥的标签,现在想明白了,文也好图也好,与我犯不着,何苦管闲事千万件,或许我一直是个自私的人,以前是为了他们,现在是为了我自己
我斗胆描摹其一点微末的风骨,是因为着实太喜欢

评论(3)

热度(5)